索引号 002969114/2020-60734
 组配分类 提案议案  发布机构 区教育局
 生成日期 2020-09-02 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
 主题分类 教育  体裁分类
宁波市鄞州区教育局关于对区政协十六届四次会议第83号提案的答复

梁建耀委员:

您在区政协十六届四次会议上提出的《关于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的建议》悉。现答复如下:

近年来,随着校外培训机构数量的快速增长,学费收入资金和财务监管滋生出了许多乱象,擅自抽逃、挪用学校注册资金和学费收入,频现“资金链断裂、老板圈钱跑路”等事件,给消费者带来经济损失,也造成了非常不良的社会影响。仅今年上半年,我区文化教育类培训机构就出现了文攀教育、海伦多兰2次较大的机构倒闭事件。您在提案中客观分析了原因,并提出了许多有针对性的解决办法和策略,为我们下步加强培训机构资金监管打开了思路,但要切实加强培训机构资金监管,仍然困难重重。

一、造成资金监管难的主要原因

一是监管部门职责不明晰。国家的法律法规和各级政策文件中对于培训机构(民办非企业法人单位或企业法人单位)的账务管理均有明确规定。非营利性的校外培训机构获得办学许可后在民政部门进行法人登记,执行民间非营利性组织会计制度;营利性的校外培训机构则在市场监管(工商)部门注册登记,执行企业会计制度。按照《民办非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》《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施行细则》等规定,校外培训机构向民政和市场监管(工商)部门进行年度报告公示,其中财务管理情况是很重要的公示内容。民政和市场监管(工商)部门对抽逃、转移资金,隐匿财产逃避债务等行为依法进行处罚。而实践中,民政和市场监管(工商)部门实质上对培训机构的财务监管不到位,往往只是在年报公示时查看一下网上财务报表(培训机构即使亏损,做账时也会做成盈余或平账),即使培训机构财务状况有问题,也只是列入异常经营目录,并没有抄告教育部门。如培训机构财务状况问题爆发时,民政和市场监管(工商)部门则认为教育部门是培训机构的业务主管单位,他们只是配合行业主管部门做好财务监管。

二是学费预付款监管要求不明确。校外培训机构的学费收入一直都是预付款,培训机构在没有完成服务的情况预先收取的费用。但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《浙江省实施<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>办法》和《浙江省单用途商业预付凭证管理办法》等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中,均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学费收入(预付款)监管也没有明确要求,没有有效的手段。而且,一些培训机构采用百度钱包、京东白条等第三方贷款方式,只要不是强迫或者诱导,也属于合法行为。采用优惠促销等方式收取超过3个月以上的学费,也只是违反管理性规定,并未违反合同法。而且机构采用假合同、假报表等方式,教育部门很难监管发现问题。

二、目前主要做法

2019年以来,我市注重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风险防控。一是试行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风险防控综合保险。2019年1月,市教育局联合市银保监局在全国首创面向民办教育培训机构推出“保障+服务”模式的风险防控综合保险。2019年底已有955家校外培训机构投保。风险防控综合保险建立起第三方保险“托底”的风险防控机制,减轻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安全责任和履约合同风险。二是开展非法集资风险排查。2019年5月,全市开展校外培训机构非法集资风险排查。排查重点包括:是否严格执行国家关于学费收取和财务资产管理有关规定,是否存在恶意终止办学、抽逃资金或挪用办学经费、预缴预存优惠报名、第三方信贷分期付款、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等现象,办学地址是否与注册登记地址一致等。三是加大宣传力度。每年公布培训机构白名单和下发《告家长书》,告知家长如何正确选择培训机构,培训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等规定。

但从实施效果来看,并没有取得理想效果。当发生培训机构“卷款跑路”、“恶意倒闭”事件时,风险防控综合保险的理赔金额,根本不足以解决家长的损失。而对培训机构非法集资以及财务状况的排查,往往也不能查出真实情况,查到真实情况以后,也很难进行处罚。如培训机构采用第三方贷款,很难对“强迫”、“诱导”进行界定。而且还是有很多家长,明知培训机构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,还是无法抵御巨大的促销优惠折扣,选择一次性支付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学费。

三、下步打算

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,已经刻不容缓。既需要市教育局整体性的政策推进,也需要各县市区可操作性上的探索,既需要依法依规制定政策,也需要打破传统,有创造性的改革和探索。下步,我们将积极向市教育局建议,进行以下探索:

1. 改革培训机构风险防控险参保方式原来的风控险,由机构缴纳,一旦机构跑路,30万的额度远远不够理赔家长的损失,而且理赔程序较为麻烦。是否可以改为家长个人参保,家长和机构共同支付保费,对于一次性支付学费在10000元以上的,支付3%的保费,一旦出现机构倒闭或跑路,保险公司直接向家长理赔,减少了家长的群体性上访。保险公司可以另行立案向机构举办者追责偿还。

2. 通过协会互助方式进行风险防控。由协会出面,成立教培行业绿色消费联盟,加入联盟的机构,可以不向教育局缴纳风险保证金,也可以不参加风险防控综合险,但要向协会缴纳一定的经费作为互助基金。协会向联盟机构发放特制放心消费的牌子,承诺一旦出现机构倒闭,家长可以在任何一家联盟成员单位中选择等额培训课程。联盟动用互助金向承担耗课的机构支付一定费用。联盟可以对申请加入的机构进行入会审核,发现成员单位有违规行为时,也可以公告开除进入联盟、收回牌子。

3. 建立教育培训交易网络平台。解决目前培训市场出现的各种问题,最好的办法,还是建立全市统一的教育培训网络交易平台,即建立一个类似“教育淘宝”的平台。资金由政府指定的第三方托管,按照课程进度支付,出现问题平台先行退款。所有教师、课程、交易金额、家长评价一目了然。

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管理,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,保障家长的合法权益,还需要我们不断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宁波市鄞州区教育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0年7月12日

(联系人:赵利兵,联系电话:89189448)




分享到:
0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